您好,如果您已经是本站会员请登录    非本站会员 请注册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业界

《民族与民俗:聚焦文化精神的故乡》论坛在河北廊坊举办

时间:2015-12-23 16:13来源:中国摄影家网 作者:段琳琳责编:

复制链接 打印


    《民族与民俗:聚焦文化精神的故乡》论坛在河北廊坊举办
研讨会现场
 
    2015年12月19日,《民族与民俗:聚焦文化精神的故乡》论坛在河北省廊坊市新绎贵宾楼D区一层举办。论坛由丝绸之路国际文化交流中心联合河北省摄影家协会、廊坊市摄影家协会、“故乡的路”中国少数民族摄影师奖组委会等共同组织,由映艺术中心/映画廊艺术总监那日松主持,邀请《中国摄影家》杂志副主编王保国、《民族画报》蒙古文编辑部主任巴义尔、廊坊市摄影家协会主席马冲、第一届中国少数民族摄影奖青年摄影师资助奖得主德戈金夫、著名维吾尔族摄影师库尔班江·赛买提等嘉宾参加了论坛。他们围绕此次展览(“故乡的路”中国少数民族摄影师奖获奖作品展),与现场观众交流探讨民族摄影与民俗摄影的纪实表现和精神价值。
    此次展览曾在全国摄影界获得诸多赞誉,丝绸之路国际文化交流中心联合河北省摄影家协会邀请组委会来到廊坊巡展,目的是为本地摄影爱好者提供一场艺术水准高、社会评价好,观赏性与专业性强的文化大餐。随着全民摄影时代的到来,“民族影像”话题被人们了解和关注,从这些少数民族摄影师的镜头中,我们可以更近真实地了解和感受少数民族地区人们的精神状态和人文风景。
以下为论坛发言摘要:
    那日松:“故乡的路”是我从2009年开始策划的有关少数民族摄影师的展览,先后在大理摄影节、贵州摄影节,以及798映画廊展出。在我过去的摄影生涯中,见过太多所谓“少数民族风情”的照片,这些照片大多是一种带有猎奇的“采风”式的拍摄样板,对这些民族缺少真正的了解和热爱,只是浮光掠影地拍摄一些蓝天白云啊、漂亮的服饰啊,没有真正把这些民族真正的自然、人文景观表现出来。我称之为“被污染的民俗摄影”,这导致的最大问题就是我们看不到少数民族地区真实的生活状态和人文风景。这是我做这个展览的初衷,因为我想知道少数民族摄影师是如何表现自己的民族和地域的。
《民族与民俗:聚焦文化精神的故乡》论坛在河北廊坊举办
德戈金夫《草原照相馆》:远亲的表姐弟

《民族与民俗:聚焦文化精神的故乡》论坛在河北廊坊举办
德戈金夫《草原照相馆》:做舞蹈演员的表妹苏日娜
 
    德戈金夫:我是在北京长大的蒙古族人,从小生活在汉民族的文化环境中,但也受到父母关于蒙古族文化的熏陶,所以对我来说,拍摄蒙古族不只是简单的摄影,更是一次文化寻根的过程。我在日本学大画幅摄影和黑白暗房技术,这组作品(《草原照相馆》)是我的研究生毕业作品,之所以选择家人,是出国之后,我看了大量原作,特别是奥古斯特·桑德对我影响很大;还有很多摄影大家最早都是从拍摄自己身边的朋友、家人起步的,我也想循着这个足迹开始拍摄。展出作品是我在暗房冲洗4×5底片,然后用放大机放大到11×14的相纸上,再用扫描相纸的电子文件打印出来的。此前我对数字技术和打印照片不太信任,但这次做出来效果不错,这给我一个启发,要不要坚持暗房银盐工艺?这是我要考虑的问题。


《民族与民俗:聚焦文化精神的故乡》论坛在河北廊坊举办
库尔班江·赛买提《丝绸之路上的老茶馆》:2011年初,我找到了这家在喀什最豪华的位于吾斯坦布依街道的两层老茶馆。这里的装潢相比好一点,二楼走廊里可以边喝茶边观景,吸引了不少旅游观光客。
 
    库尔班江·赛买提:很多人问我,去喀什、和田、吐鲁番拍摄要不要给他们钱,这其实就不是带着一个尊重的心态去拍摄。在拍摄的时候,如果你抬起相机,他们对着你笑,证明他们愿意让你拍;如果他们转过去,那证明他们不愿意让你拍,那你就要尊重他们,不能绕到另一边去拍。要带着平等的视角和尊重的心态,更多关注人本身,关注自己身边的事情。

《民族与民俗:聚焦文化精神的故乡》论坛在河北廊坊举办 
叶尔江·木哈买提《迁徙之路》:2014年4月23日,新疆阿勒泰市哈萨克族牧民暴风雪天气准备转场。


《民族与民俗:聚焦文化精神的故乡》论坛在河北廊坊举办
叶尔江·木哈买提《迁徙之路》:2010年1月10日,新疆阿勒泰市哈萨克族牧民零下39度天气转场。

 
 《民族与民俗:聚焦文化精神的故乡》论坛在河北廊坊举办
艾尔肯·塔西铁木尔《消失的母亲河》:2007年1月26日,和田市大清真寺玉石市场(现已不存在),每周五六日这里聚集近五万人。

 
《民族与民俗:聚焦文化精神的故乡》论坛在河北廊坊举办
艾尔肯·塔西铁木尔《消失的母亲河》:2011年4月,和田市玉龙喀什河床,在大型设备挖掘余留的地方当地妇女用手工工具挖玉。

    王保国:这个展览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展出作品并不全是美化、诗意化故乡,而是发现故乡存在的问题,把问题传播出去,帮助故乡发展前进。这才是真正地爱故乡。比如叶尔江·木哈买提的《迁徙之路》,开始是典型的牧民收拾马匹,风雪路上,后来很突兀地出现了一台挖掘机,这直接意味着草原受到了破坏。还有库尔班江《丝绸之路上的老茶馆》,艾尔肯·塔西铁木尔《消失的母亲河》,都表现了在现代化冲击下传统文化的消失,有这样的视角,展览就不仅仅是情怀二字,它跟国际上的思潮就结合起来了。现代摄影不再是把照片拍得优美那么简单,而是具有了哲学的性质——对当前现实进行思考、批判,表达个人的态度和判断,直接采取行动帮助处于困难中的人,推动社会发展进步,让社会变得更加公平正义。这是摄影的主流。所以这次展览不仅仅是艺术的,也是有思想的,有文化的,有问题意识的。
    巴义尔:“故乡的路”是带有一个情感色彩的大型的,关乎民族,关乎我们自身,关乎文化的展览。现在是全民摄影的时代,照片怎么能出彩呢?我主要讲一个词,高度。我们通常讲,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高在哪里呢?简单地说,拍摄之前的学历、职务、财富等外在的条件,对艺术创作有帮助,但不是唯一的动力和源泉。真正的高度在于创作者的悟性、智慧、观察的角度、道德、品质、情感等。拍摄之后,照片不能停留在相机、电脑里,要传播出去。一个好的摄影家,一定也是一个好的编辑,这是编辑和策展的高度。再一个是推广和宣传。最后,照片是要流通的。观众看不懂,作品达不到目的,发挥不了应有的作用。当你展示时,观众是不是看懂了,是不是引起共鸣了,是不是有互动有交流?这需要多方面长期的积累。
    马冲:《故乡的路》充满了诗意和想象,也充满了无穷的回味和联想。这个展览的意义在于引领和启迪。我们策划过很多展览,每次收作品时,很多作品都似曾相识。我们很多人都在拍人家不再拍的东西。今天看《故乡的路》展览,为什么他们的作品有吸引力?他们都真实地反映了本民族的特色。拍的东西不一定非要漂亮,但要为这个民族,这个地域人们做些什么。廊坊的文化主要是龙凤文化、移民文化。我们可以多拍拍身边的东西。我们都说燕郊现在“睡城”,每天有几十万人往返于北京市区和燕郊,每天都在过春运,为什么不去拍拍呢?身边的东西不一定就没有远方美丽,重要的还是要有情感在里面,这样拍出来的照片才能直击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