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如果您已经是本站会员请登录    非本站会员 请注册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影展

《农民工兄弟》李春龙专题摄影展在京开幕

时间:2017-12-06 19:34来源:中国摄影家网 作者:sning责编:

复制链接 打印


《农民工兄弟》李春龙专题摄影展在京开幕,摄影研讨会同期举行



    12月6日,《农民工兄弟》李春龙专题摄影展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开幕。

    中国艺术摄影学会主席杨元惺,科技部原副部长张景安,中国艺术摄影学会执行主席、《中国摄影家》杂志原主编朱宪民,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席李舸,中国艺术研究院党委副书记、摄影艺术研究所所长李树峰,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所长、《文艺理论与批评》杂志主编祝东力,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党委书记、研究生院副院长李新风,《文艺研究》杂志主编方宁,中国文艺报文艺部主任孟祥宁,中国摄影家协会顾问、中国工业摄影协会主席王玉文,中国摄影家协会顾问王悦,中国摄影家协会顾问张桐胜,新华社高级编辑、中国摄影协会副主席陈小波,中国新闻摄影学会原副主席兼秘书长胡颖,中国艺术摄影学会副主席任国恩,中国艺术摄影学副主席张小苏,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研究院张慧瑜,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所副所长鲁太光,《文艺理论与批评》副总编崔柯,中国摄影家协会展览部原主任吴鹏,中国艺术摄影学会副主席、秘书长范小强,中国金融摄影协会主席徐波,中国长城博物馆馆长赵建军,努比亚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高大鲲,大理国际影会艺术总监鲍利辉,北京国际摄影周艺术总监朱洪宇,著名摄影家石永亭,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院长宋靖,北京青年报摄影部主任胡金喜,新华社高级记者于志新,中国新闻摄影学会副秘书长、中国日报画册编辑室主任陆中秋,搜狐网图片频道总监程宫,中国国家公园网总编辑景卫东,中国金融摄影协会副主席李象凯,贵州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林坚,解放军画报社高级记者袁学军,新华社高级记者、著名摄影家郝远征,中国摄影家杂志社原执行主编高健生,恭王府博物馆影像室主任郑虹,辽宁省青年摄影协会主席史春,延庆区工会副主席刘绍强,北京摄影艺术协会秘书长侯智宽,北京摄影艺术协会副主席魏刚,北京摄影艺术协会监事会主席张文良,北京摄影艺术协会副主席邹俊新,《中国摄影家》杂志副主编李德林,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办公室主任毛夫国,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教务处处长李妍,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招生处黄忆南,瀚图影像总监王海岩,中国税务报社摄影部主任蔡洪利等百余位摄影界的朋友参加开幕式。开幕式由《中国摄影家》杂志社社长刘伟主持。


《中国摄影家》杂志社社长刘伟主持开幕式



    开幕式上,中国艺术研究院党委副书记、摄影艺术研究所所长李树峰和摄影家李春龙分别致词。 

    李树峰指出:改革开放近四十年来,党中央一直强调,“三农”问题是中国的基本问题。而以农村劳动力转移为主要动力的人口迁徙,也构成新时代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独特景观。大量的农民工进入城市,这些世代为农的人们,干的是工人的工作,却还是农民的身份,很难融入城市,而正是这样的农民工群体为现代化都市注入了活力,为社会发展贡献出廉价劳动力,创造了大量财富。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提供全方位公共就业服务,促进农民工多渠道就业创业,破除妨碍劳动力社会性流动的体制机制弊端,使人人都有通过辛勤劳动实现自身发展的机会。”这样的规划和指引,连同乡村振兴战略、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等一起,描绘了一张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宏伟蓝图。让人感奋,催人奋进,让我们再次理解和认识中国共产党的初心与使命。


    关注和拍摄“三农”,也是中国摄影家的初心与使命。以朱宪民先生为代表的摄影家五十年如一日地拍摄中国农民,形成了独有的影像文献,不但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也被美国、德国的博物馆收藏,在国内外摄影界产生深远影响。朱宪民先生的学生——李春龙先生近年来投身于农民工群体生活记录和拍摄,也积累了大量作品。今天在这里展览的,是李春龙作品中的一部分。

    四十年改革开放进程中的农民工也在变迁中变化,李春龙的《农民工兄弟》用影像呈现的是新一代农民工在城市的生活和情感,真实地记录下他们的喜怒哀乐,特别是他们热爱生活、向上向善的精神面貌和各种细节。这对于加深社会各个阶层对这一群体的关注与了解,很有意义和价值。我们也希望通过这个小小的展览,让社会再次聚焦农民工兄弟,并请各位专家和学者从文艺研究和表现的角度,关注这一社会群体。



摄影家李春龙致词


    李春龙讲到: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期开始,部分农民离开家乡,脱离土地,进城“打工”以寻求生路,这种现象带动了全国各地农民的思想转变,这支队伍也越来越壮大,后被称作“民工潮”。这个人数庞大、聚散不定、被称作“农民工”的群体,为社会创造了巨大的财富,用自己的血汗浇筑起城市的华丽,家园生计却仍在偏僻贫穷的乡村;他们的社会身份是“农”,做的却是“工”的活计;欲融入城市而不得,欲反转回乡又不愿;试图跨越城乡、工农界限,却又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农民工”一词所折射出的酸甜苦辣、世态炎凉,实为中国社会旷古未有之景象。

    选择拍摄《农民工》这一题材,我也是经过深思,甚至有过反复。由于所处社会环境的不同,摄影师和农民工之间有着一种本能的隔膜,照相机的奢侈性、镜头的侵略性、以及长期以来形成的城乡差别、阶层属性等等,都为拍摄这一题材设置了许多前置性的障碍。所以要消除这些因素、拉近距离、建立互信便是拍摄前的工作。 

    平等意味着尊重,尊重决定了拍摄态度,在我拍摄这组专题的几年中,拍摄的图片有很大部分是给他们拍的生活照,所以一有什么事情大家就会想到我,我也在给他们无偿服务的同时,迅速抓取神态,定格有表现力的瞬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种状态保证了作品的现场真实性和艺术感染力。

    照片是给别人看到,你的作品别人能不能被看懂,看懂照片背后的故事?能不能看出作者所持的态度和思想?所以说,摄影作品题材选择的社会意义、真诚友善的平等态度、积极勤奋的创作热情才是成功的保障。真实、同情、关注、社会责任,是我想要表达的最基本的态度,为农民工兄弟们做件事,是值得骄傲的。

   开幕式结束后,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二层还举办了《农民工兄弟》李春龙专题摄影作品研讨会。研讨会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党委书记、研究生院副院长李新风主持,摄影界、文艺理论界的专家学者围绕农民工兄弟”的诸多社会现实问题展开广泛的讨论。(此部分内容详见《中国摄影家》杂志2018年1期)(文/刘彦宁,摄影/汪晓峰)



《农民工兄弟》李春龙专题摄影作品研讨会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