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如果您已经是本站会员请登录    非本站会员 请注册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资讯

连州“刺点”获奖摄影师:我更想传达一种情绪

时间:2018-12-05 10:44来源:未知 作者:中国摄影家责编:

复制链接 打印


12月3日晚,2018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各奖项揭晓,萨尔瓦多•维塔利(Salvatore Vitale)从80多位参展摄影师中脱颖而出,凭借耗时5年完成的作品《如何保卫一个国家》(How to Secure A Country)摘得本年度大奖“刺点摄影奖”桂冠。


 萨尔瓦多•维塔利(右)获颁“刺点摄影奖”


由于场地空间所限,《如何保卫一个国家》在展览现场并没有展示太多,所以很容易被一带而过,不能细细观赏。在12月2日进行的《时间之风:视觉调查与表现形式的革新》主题圆桌论坛上,维塔利详细阐释了他的作品:

我的这个系列并不全是照片,我使用了多种能为我所用的媒介。摄影对我来说不是一个终点,而更像是一个起点。


《如何保卫一个国家》展览现场  钱海峰 摄


我18岁那年移民到瑞士,一直觉得自己也是一名瑞士人。直到2014年瑞士人民投票赞成联邦倡议“反对大规模移民”时,我突然意识到我也是一名外来人。我想做些什么回应此事。我想探究这背后的原因——他们为什么要反对移民?这种“持续安全需求”的动机来自哪里,以及它们是如何成为瑞士文化的一部分的。

我不想像新闻记者那样做调查报道,我想记录事实,把一个国家的安保系统用艺术的方式展示出来。在这个过程中,我接触到了很多技术层面的东西,监控系统、网络黑客等等,以及安保系统是如何运作的,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我需要学习很多知识才能理解,然后我再用视觉媒介表达出来。我选取最重要的展示给大家,因为很多照片不能被展示,它涉及到一些敏感信息,你们现在看到的都是经过政府同意可以展示的。其实我更想传达的是一种情绪:如何重塑安全,如何保护自身安全。


 在意大利的移民控制期间,为一名厄立特里亚的寻求庇护者进行指纹登记。  摄影:萨尔瓦多•维塔利(© Salvatore Vitale)


在谈到如何进入这些安全机构拍摄时,维塔利说:

首先我很幸运。其次,我不断努力地建立起我的人脉网络和资源。我不只是一名摄影师,也是一个研究者,这个身份更容易得到他们的信任。有时候我需要等待一两年才能进去拍摄,有时候一两天就可以,这个时间我无法控制,只能等待。所以我要随时应变自己的计划,要努力保持他们对我的信任,有时候要牺牲一部分自由。


 从外部进入瑞士领土的标志牌  摄影:萨尔瓦多•维塔利(© Salvatore Vitale)

《如何保卫一个国家》展览前言:

 安全威胁在社会中处于什么位置?政府对人民的控制会破坏其信任吗?当2014年瑞士人民投票赞成联邦倡议“反对大规模移民”时,我作为居住在该国的移民,觉得有必要研究这一现象,以便理解这种“持续安全需求”的动机来自哪里,以及它们是如何成为瑞士文化的一部分的。瑞士被普遍认为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之一——它也经常被认为是高效率和高成果的榜样。


 CH-IT边界的标志  摄影:萨尔瓦多•维塔利(© Salvatore Vitale)

我的作品“如何保卫一个国家”着手研究一个复杂国家进化、生存和延续的核心基本原则。我尝试在一系列具体的个人惯例如协议、指令和支持产生系统性范围安全类别中找到中立、安全、保护等重点词语。我通过追踪连接保险公司、天气预报组织以及警察、军队或海关和移民组织的网络来做到这一点。我试图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在全球化和城市化、技术创新和自由政策的时代,安全机构是如何与时并进的,它们在社会和政治秩序中扮演着怎样的一个角色?


 一套定制的突击步枪  摄影:萨尔瓦多•维塔利(© Salvatore Vitale)


 该项目探索了社会、政治和心理现象,特别是那些看不见的和有些难以捉摸的现象,如何通过标准操作程序,例如培训、风险分析、模拟和监控,变得稳定和可见。通过拍摄可见的安全痕迹,我实际利用了国家安全措施的不可见性、流动性和抽象性,通过与瑞士的执政者和机构的积极合作,使得瑞士安全行业背后的复杂性变得更加明显。


一只嗅探犬正进行侦查工作  摄影:萨尔瓦多•维塔利(© Salvatore Vitale)


在过去的三年里,我一直积极参与一个复杂多样的系统,尽管很难察觉,但它却支配着我们的日常生活。我设法与一些机构建立重要的合作关系,包括瑞士联邦理工学院、瑞士边防警察、军队和MELANI (信息认证报告和分析中心),这些机构使我能够通过授权,以及通过数据、按章程访问安全系统。我还在不同的国家和背景下展示了这个项目,包括摄影节和学术研讨会等。这是很有价值的,可以让我和我的观众面对我的作品所揭示的一些力量,这些力量创造了一种关于自由、隐私和信任等价值观的共同意识。


 用于监控苏黎世的瑞士高速公路救援的操作中心控制室  摄影:萨尔瓦多•维塔利(© Salvatore Vitale)


 此外,评委会大奖由姜宇欣(Yuxin Jiang)《关于身份问题的五个事件和一些观察》(Five events and some observations on identity)获得。今年新增的奖项——雅伦格文化艺术基金会奖(Fondazione EMGdotART Prize)由彭可(Peng Ke)《脱离速度》(Leaving Speed)获得。最终入选名单还包括塞巴斯蒂安•斯坦普夫(Sebastian Stumpf)《河流》(River)、马修•伯纳德•雷蒙(Mathieu Bernard-Reymond)《交易》(Trades)、亨克•维尔德舒特(Henk Wildschut)《食物》(Food)、路易斯•奎尔(Louis Quail)《大哥》(Big Brother)。 

  

评委会大奖:姜宇欣《关于身份问题的五个事件和一些观察》


  

雅伦格文化艺术基金会奖:彭可《脱离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