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如果您已经是本站会员请登录    非本站会员 请注册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河北涞源(2009.5)

陈志峰拍摄手记(0/0)

5秒

您已经浏览完所有图片

时间:2012-05-05 22:49 | 浏览
作品介绍:

 

 

PK私语

 

 

    听说这是摄影史的第一次。

    一种好奇、一种神秘、一种对摄影三叩九拜的虔诚让我兴奋。

    活动的诡秘、规则的严谨、主办方态度的无私让我敬畏、冲动,就像战场中马背上冲锋的骑手一样。

    出征时我心里想:PK不就是打吗?这一打,光光地打、坦诚地打、狠狠地打。打出真诚、打去偏见、打出无私、打出友谊,打出内在的精神,打出生生不息的创作灵感,在镜头里寻找天地多大、心多宽的心境;打出南北文化的融通,打掉中国摄影界故步自封、文人相轻的许多恶习。狠狠地打!猛猛地打!打出摄影文化事业的灿烂,推动中国摄影创作的发展。故而,一种颇为平和的心态告诉我,无畏、无惧虔诚地去尝试吧。

    两天后,我非常庆幸地能在太行山、白石山、涞源、柱角石等地“战斗”,三生有幸,终生难忘,因为我是北方人,但相机和文字却又无法表达这内心的一切。诺尔曼·白求恩、阿部龟秀、百团大战的两个分战场……作为曾经的军人,对抗日战争、解放战争、长城,对老区的山和水、人和物,沧桑年轮的记忆和印象一下子清晰起来……

    第一天PK,夜里三点半出发,车行两小时,徒步爬山近8个小时,大雾里见光不足十米。苍天有眼,让给记录了一组泼墨白石、写意太行。空灵的雾、厚重的山,传统国画的勾勒和染法,在大气的天韵中如一首太行不朽的交响曲,比喜多郎的楼兰交响曲更有韵味。我用图片说话完成了第一个作业。

    下午从白石山下来,在路边一座极旧的茅屋里,我完成了《沧桑年轮》组照。虽然我之前已来过三批摄影师,但我还是拍到了自己满意的一组。86岁的老大娘对我说出一段难忘的故事:她逃荒出来,17岁就被卖到这里,嫁到老韩家,儿子10岁跟着她住进这个屋。今年61岁的儿子还没有说上媳妇,家里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老妈妈流泪,儿子也流泪,随行的工作人员全都流了泪。我含着泪,记录了在老妈妈家一个多小时的感受。中华民族忍辱负重,母子相依为命,孝道永远是民族的美德。

    第二天,长城脚下,太行山深处,柱角石村。一个石板、石块、百年陈木的老屋,一个老父亲和老母亲居多的古老村庄又一次让我洗礼。这里还是老区,我记录的也还是沧桑。这里有六七十年前的抗日爱情故事,有日军突袭村庄的战斗英雄,有当年受辱的老妈妈,有战争中八路军的逃兵……老英雄已经痴呆,不高兴时他会用嘴咬人,会乱跑,但脸上的刚毅还在;老逃兵一生内疚,到老都抬不起头……老人们无论如何活到了现在,各个雕塑一般,我很自然,也很真实地记录了他们。我与他们在一起的两小时,我的内心无以言表。山和水、男人和女人、刚毅和内在,这就是老区人。

   三言两语,我不是创作而是在接受洗礼,我不是在简单记录,而是来自心灵深处的撞击。主办方不易!人民伟大!太行山伟大!PK有味!

    我们今天的PK,百年后,如果有人说起:这是一批勇敢挑战自我的人,为中国的摄影光光地打了一把,作了基石,这样我足矣了!

<< 上一图集
我眼中的陈志峰
下一图集 >>